最好的我们 番外篇 『转载』

[复制链接]
查看: 12431|回复: 45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发表于 2016-6-20 12: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最好的我们 于 2016-6-20 12:49 编辑

现在已经远离了高中时代…但是一重温《最好的我们》
还是会少女心炸裂切换成麻辣烫模式~~


最好的我们:耿耿 余淮 在7年相遇后的生活~~~


u=3942600982,125877893&fm=21&gp=0.jpg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最好的我们 于 2016-6-20 12:40 编辑

一,爱情的前调是友情,我们了解,我们才能真正相爱。

晚秋高地,我和余淮时隔十年后回到了我青春的起点。嗯,我的青春,就是从遇见他才开始了啊。他指着“耿耿余淮”笑得眉眼弯弯。

可惜我说出的“我就是耿耿”并不能让我们一起回到那个16岁的起点,我们长大了,爱固然还在,甚至只增不减。但是眼前这个离开了我七年的,早已走过千山万水,眼里眉间退却了张扬的男人,是否还是那个我始终等待着的余淮。

他看着我笑,并没有继续说些什么。我们坐在小树底下,说着当年那些琐碎的流水账。

他没有说喜欢与否,我也没问。

我们终究不是青春期的孩子,过往的情愫温热但我想我们都默契地认为,时隔七年,我们需要的,还是那些看似重复的流水日子啊。只有真正安心地暂时以朋友相处,我们才能确定自己爱着的彼此,除了是最好时光里的彼此以外,还是不是七年后的耿耿,还是不是七年后的余淮。

毕竟回忆里的彼此已经定了型,可是现在与未来却更重要。时光那么强大,我们不敢忽略它。

在天色彻底昏暗之前,我看着身旁这个似乎还是少年的侧脸,说:“余淮,”他阖眼点头表示自己在听,“我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好相处吧。”他睁开眼睛转过脸来看着我,他说:“好。”

余晖皆褪,晚秋高地凉风习习,都是理科生的26岁的耿耿余淮,选择了一条对彼此最为负责的道路。

余淮,我一直期待着你,带着时光的重量和成长的羁绊,所以我们的开始,一定要是伴随生活而来,不需要迫不及待。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最好的我们 于 2016-6-20 12:40 编辑

二,从晚秋高地回来的路上,余淮好不容易被我说服让我请他吃顿饭,以报答余小爷当年的不杀之恩。
可走到半路,医院那边来电话说阿姨情况有点不稳定,他只能火急火燎地赶回医院去。本来我也想跟着去的,可是我明天一早的航班飞广州,从中国的北飞到中国的南,行李什么都还收拾,余淮又一再地说不用,我也就只能悻悻作罢。

现在我洗完澡坐在电脑前,心里有个声音提醒自己该去收拾行李了,可我他妈就是不想动。拿起手机想给余淮打个电话,可是只是反复开锁解锁,看着那个写着余淮手机里新增号码发呆。以前余淮那个小灵通号,虽然早就被余淮换了,但是我仍旧舍不得删,好像不删除,我那七年的等待里,余淮就不算缺席,起码还有个电话号码啊。

我就这么傻楞着,突然余淮来电话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他打来还是我的强烈意念拨通了电话。

“喂,余淮。”

“笨蛋别担心了,现在都几点了还不睡觉,我妈没什么大碍你放心,啊,快去休息了。”隔着电话呢,可是我还能看见余淮安慰我时那笑着的眉眼,还有那只每次都弄乱我刘海的魔爪。
“那就好那就好,你别太累了,我还要收拾东西呢,先不说了,你跟阿姨说我过几天去看她。”

我的余光看见了我那空空如也横躺在地的行李箱,一时之间想以死报国。

“好,知道了,晚安。”

“嗯,晚安。”

七年了,这是余淮这么多年来的第一句久违的晚安。

“天啊我这个浆糊脑袋,不是说好收拾行李的吗……为什么我现在想去翻照片……耿耿啊耿耿,人家一句晚安,你为什么就无法自已了呢?!收拾行李!”大半夜对自己吼了这么一句,也顾不得什么邻居了。

结果,凌晨2点15分,我终于爬上了床。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最好的我们 于 2016-6-20 12:40 编辑

三,太阳醒地夸张,我的闹钟也很夸张,连续8个闹钟的轰炸下我终于在6点半起了床,眯着眼洗漱,喝了几口蒸馏水,就满脸写着“即将过劳死”地拖着行李箱背着快赶上我三分之一体重的相机包,出了门。
刚下楼,我就看见余淮了。

“你怎么在这啊?”我疾步过去。

“给,”余淮从我手中接过行李箱,又给了我一瓶牛奶和一个热乎乎的煎饼果子,“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小爷昨晚听见你说你要收拾东西起了疑心,打电话给你助理,我都不知道你今天要出差。你个没良心的。”

还是这样,余小爷一贯的作风,极其合理地进入我的生活,给予我不带一点花哨的踏实的温暖。

“我不是想着你忙嘛…就想着走前给你发个信息…”我被他看得有点心虚,“好吧我错了。”你个没骨气的耿耿!

“好了,走吧,我送你去机场,快吃早饭。”他转身伸手招了一辆的士。

上车后,没有阳光的混淆下,我才看清了他满是血丝的双眼。医院那边通宵辛苦,一早又给我买早餐送我来机场。余淮……

我放下咬了一半的煎饼果子,“余淮,”他侧头看我,“谢谢你。”

这一次,他没有大声骂我脑子有病,也没有说我脑子进了麻辣烫。他只是用同样认真的眼神看回我的眼睛,笑着说:“耿耿,你今天真丑。”

Wait a minute

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不仅没化妆,而且还拥有由于缺觉而水肿的双眼。于是,顾不上顶嘴了,我快速而机智地从包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

戴着明星同款遮脸墨镜吃煎饼果子。

嗯,隔壁的余大爷笑出了狗打嗝的质感。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最好的我们 于 2016-6-20 12:41 编辑

  

  前往广州的途中,我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云层。飞机飞到这么高的平流层,离开了地球,可是没有心慌,因为我们都知道会回去。

  余淮早上的出现像是一个预告,这个我耿耿于怀了这么多年的少年,就提着一袋热乎乎的煎饼果子站在我家楼下傻笑,好像我就是他的地球,他最后还是会回来。

  “耿耿姐,刚才送你来机场的男人是你男朋友吗?”助理钉子好奇地问。

  “好看吗?”我问,没说是或不是。说真的,应该说不是,可是我舍不得说不是。

  “好看,挺阳光的,你俩站一起画风自带粉红呀呀呀~而且我一看就知道你特喜欢他,眼神都不一样~”这个得瑟的姑娘笑得一脸春风,不过,我戴着墨镜都能看得出来眼神,这姑娘也是了不得。

  钉子中专毕业后就来我的工作室工作,我从来不看学历,一来面试的就真刀真枪vacos、Photoshop、sai各种软件实地操练,钉子打扮得像个假小子,但技能却在一众人马中脱颖而出。

  “是啊,我很喜欢,很喜欢,喜欢了十年。但是我们还是没有正式在一起。”我轻轻地说,我特别喜欢自己的坦然,这种干干净净的坦然。

  “真的啊!我还以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电视剧里呢!耿耿姐,你放心,肯定会是大团圆结局的,放心放心!”钉子一脸我打包票的样子。

  “我也希望是啊…”我小声嘟囔着。

  钉子只是笑了笑,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见。

  我打开ipad检查客户需要的样图,钉子边喝着橙汁边抱怨这家航空公司的飞机餐饮不行。这就是过去一年多来我的日常生活,但是我却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只是单单一个余淮重新出现了,就让现在的耿耿连刷牙都多了份期待。

  到广州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我们上了订好的酒店接送车,我才想起来要给爸爸打个电话,当然,还有余淮。

  “爸,我到广州了,放心吧。”我的话语一听就是想跟我爸速战速决。哈哈,没办法,抵抗唠叨,从第一句话开始做起。

  “行行行耿耿,你出门千万要小心……”来了,十分钟计时开始。

  “爸爸爸爸爸,停,我这边忙着呢,回头再打给你…”我刚想把红键一按,耿大人及时来了句,“我刚才碰见你高中同桌了。”

  “谁?余淮?在哪?干什么?”我一股脑地问。

  “他在技术园那片,我跟几个同事去视察,看见他了,他没看见我。”

  “哦,那就先这样。”

  在挂掉电话的前一秒,我清清楚楚地听见我爸那一句“女大不中留啊”

  嘿嘿,再留两年的话,您就巴不得不中留了耿大人!

  刚挂电话,就看见了手机屏幕上两个未接来电,果然,是余淮。我刚准备回拨,他就又打进来了。

  “啧啧啧,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打电话过去果然开机了,还通话中,一通通十多分钟,啧啧啧,谁啊,至于吗,说吧,又哪个师兄了?!”

  “呵呵,是我爸。”我十分确定,一招制胜。

  “哦哦哦哦,我还以为……哈,没什么事,我就看你到了没……”我可以想象现在的余淮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的样子。

  “行,那没什么事我挂了啊。”

  “诶,好吧,你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明明是一样的话,为什么我爸一说我就烦,余淮一说我就特暖……女大不中留啊……

  我刚想把手机放进包里,突然想起来余淮那句“师兄”,哈哈哈,余小爷这是吃醋了?笑着打开微信,点开余淮的头像——那是一个对号,简简单单的对号。

  “我师兄多了去了,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当过我同桌。”

  确认无误,点击发送。

  广州的阳光真灿烂,而且哈尔滨现在已是深秋,但广州却还是夏天的样子。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酒店呼噜着睡了一觉,晚上八点,和客户约好了吃饭。我和钉子出了酒店,本想节源搭个地铁,但是刚到地铁口,就被涌上冲下的人流唬住了。
  在我不曾熟悉过的南方都市里,人们走路速度极快,背着包的,塞着耳机的,打电话的,众生一相,不见笑容。可能是出于本能的排斥,我和钉子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车,将那急忙的地铁抛却。
  司机是个本地人,先是用粤语打招呼,我只听懂了“你好”两个字,得知我们是北方人之后,开始用蹩脚的普通话同我们交流。
  车子时快时慢,车窗外高楼林立灯光车影川流不息。我开始感到无助,对于一个气氛完全将我紧扼的陌生城市,到底该如何拍出他们的故事。
  晚上七点四十,我们准时抵达了位于市区的一个购物广场,在广场六楼的一家名曰陶陶居的餐厅见到了我的客户。原来,他们也是哈尔滨人,只是因为当年碰巧都来广州读大学,在学校的同乡会里相识。毕业后双双留在广州,终于在即将三十岁的年月里共结连里。
  他们说,陶陶居吃的是粤菜。广州是他们的起点,所以即使婚礼要回哈尔滨举行,婚纱照也要在广州拍。至于为什么不请广州本地的摄影师,是因为他们一个故人大力推荐了我,当然,他们也表明了喜欢我的作品风格。
  故人?
  “请问那位故人是?”我的筷子放下了碗里那块烧鹅,心里暗暗猜测着各个可能的人,但其实我心里也有团雾,那个答案,呼之欲出。
  “老范啊。他说你是他以前的同事,认真负责,风格独树一帜。一来我们也希望自己的婚纱照能不落俗套,二来嘛,大家都是老乡,多少有点情义在。”准新郎说话的时候总是乐呵呵的,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要是余淮以后能和我结婚,我估计我做梦都会笑醒。
  但是话说回来,果然啊,是老范。
  离开北京后我和他也鲜少联系,至于他为何是他们的故人我也没想了解。
  只是,都过去这么久了……
  约好了第二天在广州大学城某大学见面之后,我和钉子在购物广场里到处逛逛,买了几件衣服,果然,珠三角人民的审美意识远超北方的同志。但是购得称心的东西也无法抹掉我现在纠结的混沌心情。
  回酒店后洗了个澡,清爽地躺在床上,呈蜷缩状。掏出手机,给余淮发微信。
  ——我现在感觉脑子里真的都是麻辣烫了…
  过了十来分钟,我都听了三首歌了,余小爷才回复消息。
  ——你脑子里本来就只有麻辣烫(笑脸)
  诶这个死人!我刚想反击,他又发了一句。
  ——怎么了?有麻烦就告诉我,小爷我远程协助
  ——就是感觉广州太奇怪了,看起来华丽丽的, 但是感觉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怕我拍不好他们的故事。。。(崩溃脸)
  ——不一定要融入吧,或许他们看上的就是你和他们当初一样,对那个城市的迷茫。
  一语惊醒梦中人。
  果然,余淮还是那样啊,那个无所不能到让我无法释怀的男孩,现在还是这样优秀。应该怎么说呢,我感觉我看见的余淮的优秀,并不需要多少物质与分数来衡量,而是他的机智与宽容,这,才是他优秀的本质。
  ——对啊!余淮,还是你聪明~(星星眼)
  ——我吃麻辣烫,都是往下消化排泄。
  盯着他的消息看了一会,我点开了语音。
  “余淮!你才满脑子麻辣烫呢!”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一醒,我就看见了余淮发来的微信。

  一张照片,是一杯豆浆和两个包子。

  一条语音,他边吃边说的声音,耿耿,我吃早餐呢,你醒了也记得吃点再去工作。

  说实话,突然有种谈恋爱的感觉,就是一种你在为人牵肠挂肚,对方也回报着对你的关怀的感觉。

  不过,还有一句实话。照片拍得真丑。

  咳咳,回复:醒了醒了,钉子说非要我和她喝广式早茶去。谢谢余大爷关心的同时,恳求余大爷有话好说,别发照片,耿摄影师眼里揉不得沙子。

  哈哈,谁叫你昨晚说我脑子里都是麻辣烫来着!

  得意洋洋的我就在这回击的喜悦之中洗漱完毕,画了个淡妆。和钉子两个人背上了摄影包,往酒店二楼的广式早茶出发。

  周遭满满的人,大多是一家子,也有一些是搭台的老人家,他们大都说着抑扬顿挫的粤语,我听不懂。钉子对我说:“耿耿姐,来广州后我发现我这么多年的香港电影和粤语歌都白看白听了…完全…听…不…懂…”

  我笑着说我也是。手机叮咚一声,我打开,哈哈,是余淮。

  ——回来之前把头发洗干净(微笑)

  妈的,居然想以武力解决,无耻,太无耻了。

  不过,美丽大方的耿耿是不会跟余小人计较的,毕竟眼前…

  是虾饺,是烧卖,是凤爪,是艇仔粥,是肠粉。

  嗯,一觉醒来,理智的我突然觉得,广州似乎还是很有爱的。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南方的某知名大学里,一对穿着正装的情侣出现在我面前。

  他们说,他们正式在一起的一天,就是临近毕业二人都穿着让自己不太习惯的正装第一次出去面试回来的那天。

  他们说,那是第一次真真正正地感觉到,即将被一座城市拒绝的灰色心情。但是还好有对方,两个人互相安慰互相鼓励,慢慢地,才在广州生活下去。

  两个人站在宿舍区的分叉路口,相视而笑。这是我拍的第一个镜头。

  让我诧异的是,他们的故事里的重要场景,居然都是公交车站、宵夜档口。没有教室也没有图书馆,没有林间小路也没有鲜花蜡烛。

  几天下来,我们辗转去了几个地方,有川流不息的地铁站,也有我只敢远观的极其严肃高楼大厦,总之,主题只有一个:感谢我们的爱,让我们在一座陌生的都市里真正地存在。

  拍摄结束那天,新娘子给了我一张他们婚礼在请帖,地点在哈尔滨,请帖是很传统那种。我跟她说谢谢的时候,她告诉我,其实即使到了现在,她仍然感觉广州是他们永远无法融入的地方,无关金钱无关能力,就是一种难以释怀的无安全感。

  和他们道别,我和钉子两个人打车回酒店。

  这几天酝酿的情绪似乎快要爆发,心情沉重得像在我口肺里灌满了铅,堵得慌。

  当年在异国他乡的余淮,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虽然说有林杨和小姑姑,但是他们俩就算再关心余淮,那也不一样。整天整天高强度的学习与工作,出了研究所满大街都是不一样的神色匆忙的陌生人,甚至连肤色都不一样。而家里的状况甚至还要给他多添一团愁云。

  我该怎么办,就算余淮说都过去了。但是我还是太在意了。在那些我们分离的岁月里,他经受着倾盆大雨之时,我连陪他一起淋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敢再想,可是我止不住去想。生活就是会有许多怪圈,我们明明不想真的真相,但却在不断地猜测着真相。

  本来答应了钉子在广州多留两天,但是我现在只想回去,我要回去,就像我一回去,就可以抱到当时的余淮,我要抱着他,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我要抱着他,告诉他我们再也不分开。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机票改签真的是一件想折磨死人的事。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钉子一直嚷嚷着没玩到没玩到……我一句“安静,给奖金”就让她戴上了耳机乖巧文静。

  可惜我现在没心情调侃这个狗腿子,先打个电话给余淮看看他在哪里才是我的首要任务。

  但这已经是第三个了,他还是没接。昨天晚上给他发的微信也没有回。估计是医院那边又忙起来了吧,没关系,晚上就可以看见他了。我拼命地安抚自己的情绪。

  回程中我一直反复地在大脑里排练着等会见到面了我要怎么告白,直接冲上去抱他?还是抓着他死乞白赖不放手?要不……不行,进展太快!可是肢体上是一回事,我总得说点什么吧,那小子进化不完全啊,不说得明明白白他还是会不懂的。

  就这么反反复复,就连语气和表情,也在此刻耿耿的脑子里清晰可见。

  终于明白以前听李宗盛唱《漂洋过海来看你》里的那句歌词了——为了这次相遇,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五个小时,四个小时,三个小时,两个小时,一个小时。窗外的云越来越黯淡,我离余淮越来越近。

  从机场打车回到影楼后,我把东西直接放下,操上手机直接开着我的小polow奔医院去。

  还好已经是凌晨,路上没什么车也没什么行人。不然我这么急,指不定会造成什么悲剧。路上我又把准备好的话从头捋了一遍,差点没把自己感动哭。

  用了半个多小时我才完成了倒车入库,但是现在这个不重要!

  出了车门,一阵寒意。刚才只套了件风衣,忘记了我回的地方,是哈尔滨啊……算了算了,这个也不重要!

  哆嗦着刚进住院大楼,我就看见了提着饭盒走出电梯的余淮。一脸疲惫的余淮。

  “余淮!”

  顾不上素质了,我喊出了他的名字。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12: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耿耿,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明天的机票吗?”余淮走过来,他问我为什么在这里的时候,眼里没有多少惊讶,感觉,好像没有多余的气力来惊讶了。

  一张疲倦的脸,一双通红的眼。

  “阿姨……她……”我话还没说完,余淮便截了说:“我妈昨天下午排异剧烈,抢救了一晚,命是回来了,今天又折腾了一天,晚上才稳定下来。”

  我不想说什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样的话了,其实对于奔波疲倦的人来说,这样的话早就免疫了。

  “余淮,走吧,我送你回家。每回都是你送我,这回我送你。”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拉起他的手便往外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感觉到他微微回握了我。

  到了医院的停车场,余淮抢走了我手里的钥匙。“诶,不是说我送嘛。再说了,你都多久没睡觉了,总不能疲劳驾驶吧…”

  “耿摄影师,小爷我就算闭着眼睛开车,也绝对安全过你来开。”好嘛,刚刚从内心为余小爷激发出点一点母性光辉又被余嘴贱打击没了。

  结果是余小爷把车开到了我家。好嘛,又被送回来了,并且途中反抗无效。

  我刚想回头数落余淮对于我的不信任,却发现他看我眼神都临近涣散了。天啊,他得有多累。

  “余淮,你今晚在我这休息吧,明天再走。”我推了推他的手臂。结果,余小爷居然脸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都什么时候了,这个人脑子里想什么呢!?

  “诶,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今晚得通宵工作,你踏踏实实睡你的。”要不是看你累成这模样,我早一个锁喉把你打趴下了。

  我气呼呼地下了车,余淮熄火后也跟着下来。我上楼,他就跟着我上楼。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跟着老师。

  进了家门,我给他拿拖鞋,一回头,发现余小爷正憋着笑。

  “干嘛啊你?!”我把拖鞋放下。

  他边换鞋边说:“嘿嘿,小爷我还以为耿耿对我意图不轨,正盘算着该不该逃跑呢…哈哈哈哈哈哈……”

  笑你个大头鬼!意图不轨你个大头鬼!还逃跑?!逃跑你个大头鬼!

  我笑眯眯地走到他跟前,“笑完了吗?”,他点头,我对他勾勾手指,他乖乖低头过来。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麻辣烫吗!”

  很好,余小爷的头也有被耿耿蹂躏的一天。
安徽师范大学蓝天论坛 www.anshida.cc , 关注蓝天微信,每天为你推送最新安师大招聘、兼职、时事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为情怀而生,蓝天更懂你。 立即登录蓝天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